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教育

近仨月资金或流出超7千亿

2018-12-03 16:34:38

近仨月资金或流出超7千亿

本报 肖君秀 深圳报道

美联储周四(9月19日)凌晨宣布推迟退出量化宽松(QE)的货币政策,维持购债规模不变,这显然出乎此前的市场预期。市场原本预计美联储会在这次议息会议上做出退出QE的方案。但对于自5月份起即持续流出的热钱来讲,QE退出时点已经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近三个月已出现近7000亿的资本撤离,未来资本流出虽仍为大趋势,但流出规模有望逐渐趋缓。根据残差法计,6月、7月、8月热钱每月流出规模分别约为2973亿元、1924亿、2008亿元,相对6月来说,7、8月热钱流出已现减弱。

大规模撤退

9月19日半夜3点,深圳某投资公司负责人仍未休息,他在等待美国议息会议的结果。当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在发布会上表示“经济数据不足以让美联储开始实行紧缩”时,他紧绷的神经顿时松弛下来。

数据显示,8月资本流出在进一步减缓。中国央行9月18日公布的8月金融机构人民币信贷数据显示,8月中国金融机构外汇占款新增273.2亿元(折合约44.28亿美元),扭转了连续两个月负增长的局面。但外资直接投资中国的意愿仍不强,8月全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83.77亿美元,同比增长0.62%,环比上月大幅回落23.48个百分点。8月我国贸易顺差为286.1亿美元,按残差法计(外汇占款一贸易顺差一FDI即外商直接投资),8月热钱流出325.59亿美元,折合人民币2008.89亿元。

美国将退出QE的预期曾令市场犹如惊弓之鸟。6月,伯南克表示美联储正在讨论收紧政策,中国国内突然爆发流动性危机,资本也出现了大规模撤退。根据残差法计,6月热钱流出规模达2973亿元,7月热钱流出已大幅下降,但仍高达1924亿元。从6月-8月的三个月数据来看,热钱已逐步实现规模性撤离。

QE退出的巨石,一直重压全球市场,一全球性金融机构驻美投资高管对本报表示:“美联储一直在反复告诉市场QE准备退出,以便提前让市场消化,这样等真正退出时就会对全球市场的影响降至小。”

此次QE暂缓退出,广东省社会科学综合开发研究中心主任、境外热钱研究专家黎友焕认为,热钱撤退的趋势不会变,“外资投资减少,原先进来的也在撤资,李嘉诚都在撤资。”在其看来,实际上从去年到现在热钱都一直在逐渐撤离,而且国内资金外逃也在加剧。

汇丰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屈宏斌则认为,中国有热钱流出,但经济增长企稳和对未来改革的期望吸引了更多长期资本流入,即冷钱的流入,“冷钱能带来技术和促进实体经济融入全球市场,对经济长期发展更有用。因此这一出一进反而对我们更有利。”

套利套汇诱惑

与其他新兴市场相比,中国仍是热钱为感兴趣的领地。

黎友焕称,中国经济发展出现了隐忧,这方面对国外资金没有吸引力,“但是人民币汇率和利率都比外面高,人民币还有上涨的苗头,利差还很大,这两块对热钱仍有吸引力。”

目前,我国一年期存款利率为3%,而美国存款利率几乎为零,再加上人民币一直在升值,这令赌人民币升值的热钱兴致高昂。9月16日,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.1554,再次冲上新高。

招商银行总行金融市场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预计,在经济基本面企稳的前提下,人民币在年底前会继续升值,逐渐向6.10附近靠拢,即期汇率也将在中间价带动下重启升值进程,并在某一时点创出汇改新高,预计年底时即期汇率将位于6..10区间。

此轮热钱在汇差和利差的安全垫下,大部分都是投向房地产基金或信托领域,年收益在10%左右,从美国拆借而来的低利率资金,除去成本后转手便可以套取10%左右的收益,可见国内对热钱的吸引力。

中环资产投资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杨延德对本报表示,近期又有一部分资金跑到中国来:“其他新兴市场汇率波幅厉害,股市赚钱,但汇率亏本,但中国汇率从来都是升值的。”

在杨延德看来,国内的各种情况都有所好转,一是6月钱荒已过,资本流动性没有那么紧;二是政府对经济保底决心明显,近两个月内经济数据不错;三是11月、12月三中全会期间,预期改革和利好政策会出台。

经济隐忧仍在

QE退出的担忧已使部分热钱提前撤退,而一些新的热钱又想冲出来,两种力量对决之后,原来规模性的热钱撤退已有所减弱。

“现在进出各种资金都有,热钱担心QE的退出以及中国经济变差,但又有人民币升值和利差的条件摆在这里,近期热钱进出已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变化。”在黎友焕对热钱的监测分析中,部分热钱仍蛰伏在国内,寻求各种投机机会。

经济数据的好转使热钱信心增加。数据显示,8月份我国外贸出口同比增长7.2%,增速环比回升2.1个百分点;前8个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20.3%,其中制造业投资增长达17.9%。9月16日国家统计局发言人盛来运称,8月份中国的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(PMI)是51%,创下近16个月以来的。

尽管数据回暖,但担忧仍然存在。海通证券宏观研究员高远、陈勇认为,受制于融资与产能过剩,靠基建拉升传统行业不可持续。屈宏斌则认为,QE推迟退出,可能暂缓了新兴市场的贬值压力,但不可能扭转这些国家经济下滑的趋势,外需前景仍不乐观,目前内需回暖,仅仅是局部的,不能忽视掉头回落的风险。

英展电子秤
钻深井
厌氧胶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