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网络

吉米我想找个外国男朋友想当家庭主妇

2018-11-09 18:33:52

  吉米:我想找个外国男朋友想当家庭主妇

  吉米是时尚圈的另类。

  四川-华西都市报8月9道他是时尚圈中有娱乐精神的人,也是娱乐圈中有争议的人。作为国内位来往于国际间的形象设计师,位签约海外公司的形象设计师,位举办了时装设计展的造型师,他曾为李连杰、巩俐、章子怡、刘德华、刘嘉玲、赵薇等做整体造型设计。他对娱乐圈的评价言辞总是犀利得令人咂舌,而梦想做女人就要做到骨子里更是让他被推向风口浪尖。吉米就是个疯子,但他在疯癫中快乐着,这是他对自己的评价。昨天,担任舞动嘉年华第二季评委的吉米再次来到成都荣昌工服定做
,接受了华西都市报的专访。

  毒舌评委:专业的都是狗屁

  (近两年,在时装周、模特大赛、各地方卫视的选秀类大赛的评委席上频频看到吉米的身影,当他频繁对选手说出长人样说不出人话,眼睛肿,挑逗有障碍,你这是解放天性了吗?你这连性都解放了!等话语时,现场总是收获掌声和惊叹声。)

  华西都市报:你如何看待毒舌的评价?

  吉米:现在的娱乐圈,能真正把你弱点说出来的人不多,那些当面不说背后说选手的人都是些什么人啊,在我看来,他们都是有病,讲脸面,不是我的风格。既然请我当评委,我就是来讲真话的。既然选择来比赛你就得忍受,与其让你生活在假象中,

  还不如趁早明白自己到底是盘什么菜。现实都是残酷的,真正出来了没人会去同情你,现甘肃工装定制公司
在能历练下反而是好事。进演艺圈就得不要脸!进了这个圈子的人,谁也别装,不是神经病,肯定不进这个圈。所以有人问我,这些选手们需要什么素质,我的回答很简单,就不要脸呗!

  华西都市报:怎么想到改当评委?你觉得自己够专业么,能否透露一下当评委的收入?

  吉米:不是我想当,是他们先找我的。加上当评委可以说话,我喜欢自由表达。至于专业,现在专业的都是放狗屁。我从来都不是专业的,我只是说作为造型师凭借我为那么多人化妆摆弄的经验,证明我还是长了眼睛的,并且是一双能辨出好坏的眼睛。我学校的学生出来有挣六七万一月的,而我当一职业套装定制
场评委是以千元计算的,那点钱别指望能发财。我的钱主要靠开美容院、卖化妆品、给人设计造型,靠当评委你指望能当出个富翁吗?

  华西都市报:有没有让你反感当评委的地方?

  吉米:当然有,反感的就是主办方给评委推荐选手,甚至提议哪个选手当。比方说上次我参加一个大赛,七大姑八大姨地跳出来,死乞白赖地让我们选谁谁谁当。我说麻烦你拿5万元钱来,他们当然不会给,我也不会投票。做评委应该有评委的权利,不需要谁教我好坏。还有就是有些选手长得像人的要么说不出人话,要么活不出人样,有些被淘汰的选手很没有礼貌。做评委的苦就是不断要被烂选手视觉强奸。

  进演艺圈就得不要脸!进了这个圈子的人,谁也别装,不是神经病,肯定不进这个圈。所以有人问我,这些选手们需要什么素质,我的回答很简单,就不要脸呗!

  做评委的苦就是不断要被烂选手视觉强奸。

  如果一切进展顺利,两三年后我就直接去当家庭主妇,没必要把自己折腾得像劳工似的。然后就等着成为一名普通的老人,别再出来得瑟。

  女人梦想:手术会悄悄地做

  (2007年,吉米高调宣布即将变性后,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公开露脸,于是坊间猜测吉米可能完成了变性手术。)

  华西都市报:你从小的愿望就是当一名造型师吗?

  吉米:我其实早是想当医生的,所以小时候看到一些小鸡小鸟受伤了,便马上铺开布找绷带给它们动手术,但很多都死了。后来,我又发现我很喜欢拿着一把大剪刀给人剪头发,觉得过程很享受。加上从小我就爱找些毯子瞎裹当衣裳,然后用痱子粉当粉底,用烧过的火柴当眉笔画,慢慢就走上道了。

  华西都市报:此前一直有说会做变性手术,目前进展如何?

  吉米:其实整了哪个部位是我的隐私,我愿意讲就讲,不愿意讲就不讲。至于手术,我想说我可不愿意在风口浪尖的时候去做,那样会成为大众和媒体的牺牲品。人真正想做成某事的时候是不会说的,所以手术我会悄悄地做。

  华西都市报:想过什么时候会结婚吗?

  吉米:我想找个外国男朋友,西方人的个性是比较独立。结婚都只是形式化的东西,缘分到了重庆定制工作服
没什么不可以。如果一切进展顺利,两三年后我就直接去当家庭主妇,没必要把自己折腾得像劳工似的。然后就等着成为一名普通的老人,别再出来得瑟。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